聚橙网双十二狂欢盛典
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MATZKA 不反骨的春风少年兄

时间:2016.01.18 15:14 | 来源:互联网 | 浏览(112) | 评论(0)

MATZKA 不反骨的春风少年兄


        1992年,林强发行了第二张专辑《春风少年兄》。《向前走》让林强成为了青年的偶像,但他却并不想背负着这样的文化包袱。所以《春风少年兄》是林强的一次自我叛逆,他没与公司商量就自己去剪了个小呆瓜头,毫不留恋当时他那个已经成为独立自我的文化标记的中分头,他要把《向前走》被冠上的文化帽子狠狠甩掉,造型上甚至不介意让人误会他是个花花公子。然而当时叛逆的林强其实在《春风少年兄》里写了很多情歌。现任台北市文化局长的倪重华(人称倪桑),他创办的真言社正正是林强签约的第一间唱片公司,《向前走》是由倪重华和真言社找来了陈升和李宗盛做制作人,交由滚石唱片发行。倪桑对《春风少年兄》的评价是“反骨”二字。


  对MATZKA(宋唯农)来说,林强这样的青春少年兄带给他很多的回忆,“印象中那时的流行当然跟现在不一样,大家都留着大中分头,郭富城才刚出道”。经历几年的组团后单飞,尽管MATZKA在最新的个人专辑《东南美》里面用了一首《大叔》自嘲青春不再,但生于台东山川河海的他,天性率性快乐,仍然一副大小孩的样子,是永远的春风少年兄。这位少年兄,来自台湾最像牙买加的台东,属于排湾族的原住民,因此音乐在雷鬼的外衣下,自然是自己生长的部落与山河的声音。以乐团名义的几年后,MATZKA选择了单飞,专辑风格看似集中在雷鬼与原住民音乐之间,更容易被歌迷和乐评下标签,但细听之下,制作上有很多细节与心思可以拿来一说,毫不简单。上文提到的《大叔》,歌词里的回忆自然是来自MATZKA成长里遇到的那些如今成了老炮儿的青春少年兄,编曲上用摇滚乐做主轴,主歌加了雷鬼的反拍,在歌中间则用蒙古的呼麦加重歌曲的分量,以此映衬大叔给人的稳重感。专辑的制作人,荒井十一,被人认识是民谣组合小娟与山谷里的居民的打击乐手的身份,以及凭借制作莫文蔚的专辑《不散,不见》获得第26届金曲奖最佳专辑制作人。但荒井与排湾族的渊源却并非从《东南美》才开始。与胡德夫、云力思并称“台湾当代最美声音”的排湾族歌王林广财,他的专辑《百年排湾,风华再现》正是荒井担任专辑制作人。制作对象同样是排湾族的原住民,在《百年排湾》里荒井尽可能还原林广财音乐中的原始特质,但处理MATZKA的《东南美》时荒井完全是用西方的音乐思维了,原住民的元素和西方的音乐元素处在同等的地位,互为映衬相辅相成,追求原住民的部落传统与城市主流价值观的融合,润物细无声地完成一次原住民文化的传播。荒井的制作思路自然与MATZKA本身对待文化传承的思考是一致的。


  排湾族另外一个为人知道的歌手是与陈升搭档新宝岛康乐队的阿Von(陈世隆)。阿Von近几年都在老家屏东穿梭在深山的国中国小学校教孩子唱歌,尤其是排湾族的古歌谣。他定期教导学生重新认识排湾古谣,带学生走出教室,到户外唱歌跳舞,重新找回部族根本的文化。在今年陈升的跨年演唱会上,便安排了一段阿Von带着6个排湾族小女孩组成的高士古谣队(阿Von出生在牡丹乡高士部落)的表演。近年的陈升跨年演唱会,阿Von都有意利用这个舞台增加自己这些年的教育成果展现给台北都市人(近年台下更是多了很多大陆歌迷)。原住民的在地再造和传承一直是台湾最重要的文化工程,无论是像阿Von这种返乡教育还是在台北利用各种管道与资金做着保护和传承工作的都大有人在。MATZKA和荒井十一采用了更入世和落地的方法,所以《东南美》没有什么文化包袱,它以易听和流行度为目标,让接受西方文化影响的年轻人听着他们熟悉的音乐来了解传统文化,这不失为一种方法和策略。


  和A Lin合作的《呜哇呜》尤其是。在MATZKA第一张专辑里有一首歌叫《台东帅哥》,描述一个乡下小子的都市梦。《呜哇呜》就好比是《台东帅哥》的女生版。MATZKA用百合花来形容他观察的台北异乡女性,他们有的是学生,有的是刚出社会或者已经是职场竞争者,有的则是嫁到城市的异乡人,他们在这个庞大的都市里尽力保有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即使因为工作或其他原因不能回到家乡部落参加每年的祭典,仍然会望着家乡的方向幻想自己在会场与亲人见面,甚至与心上人一起荡秋千。编曲上,管乐带来了柔软的R & B的味道,也带出了感染人的思乡情绪。A Lin的献声是整张专辑的神来之笔,她唱着排湾的古调订婚曲,整首作品忽然就丰富起来,强烈的画面感扑面而来。


  所有伟大的事情都是从有趣开始。这是MATZKA的口头禅。整张《东南美》听下来,你发现这也是MATZKA做音乐的一个准则。在台湾的流行音乐历史里,有很多描写异乡人到台北打拼的歌,也有原住民传统受到现代规则和价值观冲洗而被年轻人遗忘的故事,大多透着年代的悲情。无论是乐团还是单飞进入大公司索尼,MATZKA一直保有赤子的情怀,他与那些他所崇拜的春风少年兄一样,对自己认定的事情有自己的坚持和实现的方法,他不追求与世代相悖的反骨,但他也不服输。

上一篇: 《功夫熊猫3电影音乐》将发数字专辑与实体

下一篇: 阿鲁阿卓亮相山西春晚 唱《西风》引观众热捧

橙友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