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陕西方言版话剧《白鹿原》北京首演 一票难求

时间:2016.03.14 14:38 | 来源:网络 | 浏览(414) | 评论(0)

  刚刚过去的周末,根据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陈忠实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由孟冰编剧、胡宗琪导演、陕西人艺老中青三代实力演员重磅打造的方言版话剧《白鹿原》在中国剧院隆重首演,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演出,几乎无人退场;演出谢幕时,掌声欢呼声如潮。原汁原味的地道陕西味道,令人震撼的舞台呈现,这一出来自《白鹿原》故乡的大戏,不仅让北京观众为之惊艳,赞不绝口,也让众多前来看戏的陕西籍观众自豪道:“陕西人艺给咱老陕长脸了!”


陕西方言版话剧《白鹿原》北京首演 一票难求

  字幕帮观众听懂陕西话

  这几日,平时演出不多的中国剧院由于陕西人艺版《白鹿原》的到来,而变得难得的门庭若市、格外热闹;首轮三场演出票房火爆,一票难求,因此剧场门口出现了不少票贩子等票;剧场大厅里,陕西人艺演员们集体签名的《白鹿原》小说也成了“抢手货”。由于正逢两会期间,不少两会代表也都前来看戏,不少在北京工作的陕西籍观众也都纷纷赶来,想要听一听熟悉的乡音,看一看自己家乡的故事。

  为了让北京观众能够听懂陕西方言,陕西人艺的演员们在表演时,台词比较偏向“陕西普通话”;现场还特意设置了字幕。而且观众领到的剧目宣传单页上,还贴心地标注了陕西方言的解释,比如“干大”意为“干爹”,“撩骚”意为勾引、骚扰;“麻达”是麻烦、问题的意思;“慌慌鬼”是指毛手毛脚、丢三落四的人;“幕囊”是指行动迟缓、浪费时间的行为……这些地道的方言俚语,被陕西人艺的演员们在舞台上用陕西话说出来,格外有味道。

  除了台词,陕西人艺版《白鹿原》在舞台上的呈现,也是所有《白鹿原》作品当中最为独特的一种形式。祠堂、窑洞、麦场、青砖瓦房,不时回荡着苍凉悲壮的秦腔,透着浓郁的地域风情,厚重又精致,让整个白鹿原的狂放和细腻就这样渗透在每一个细节当中。白、鹿两姓家族世世代代的恩怨情仇,半个多世纪关中百姓的人生百态、悲欢离合,在三个小时的时空中娓娓道来。观众随着演员的精湛表演和地道方言,仿佛回到了那悠远苍茫的旧时岁月,与居住在白鹿原的人们一同经历半个多世纪的悲欢离合,在一曲曲人生悲歌和时代洪流中感受历史与人性的复杂和丰富。

  最终,一段柔情的唱腔在演出的尾声抚平整个白鹿原上的伤,在大幕中徐徐落下。观众席中的掌声和欢呼声、叫好声则如潮水般涌起,不停地为台上的每一个演员叫好,还有人大声喊出“陕西人艺,牛!”


陕西方言版话剧《白鹿原》北京首演 一票难求


  看完想去吃碗陕西臊子面“解馋”


  看完戏后,在北京工作多年的观众张璞一个劲儿感叹道:“作为老陕,看陕西人艺版《白鹿原》,就像坐在关中的麦地里,看着老农边哼着老腔,边一锄头翻起了过了冬的黄土,晾在那让你看着同样从那片土地流进自己血脉里的乡情、人情、深情、豪情,还有骚情!”一位北京观众兴奋地大赞:“太棒了!陕西人艺《白鹿原》是我近年来看过最棒的一出戏,三个小时,看到了原著之魂,让我热血沸腾!”还有观众表示看完演出后特别激动,想要立刻去吃一碗陕西臊子面“解馋”。

  一位之前看过北京人艺版《白鹿原》的资深观众说:“这两个版本风格太不一样了,因此让人感觉完全是在看两个剧本、两个戏。北京人艺版,林兆华导演追求的是‘不像戏的戏’,比较写意,最后让人记住的只是一种浓烈的风格和出彩的老腔;而这一版陕西人艺的《白鹿原》,则可以说是‘太像戏的戏’,所有的人物、情节都刻画得非常饱满、细腻,舞美、灯光、音乐都特别讲究、到位,将原著中那种厚重的史诗品格和丰富的文化意蕴都表现了出来。吸引着人毫不走神地看完三个小时演出,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受。”

  记者了解到,陈忠实的小说《白鹿原》1993年首版至今,多次再版,总发行量超过500万册,曾被改编为电影、话剧、舞剧、电视剧、秦腔、雕塑、连环画等多种艺术形式。2006年,北京人艺首次将《白鹿原》搬上话剧舞台,引起观众热烈反响。两年前,陕西人艺挖掘本土优势文化资源创排《白鹿原》,在项目筹备期间,先后召开两次剧本研讨,对孟冰、胡小波、王文明、丁金龙、王全安、芦苇六版话剧、影视剧本进行甄选,最终决定选用由孟冰改编的第三版剧本。为了凸显陕西文化特色,剧组专门组织主创团队赴陕西关中地区采风。

  此次陕西人艺版《白鹿原》进京演出,3月11日至13日在中国剧院演出之后,3月18日至20日还将在天桥艺术中心演出三场;3月26日、27日将赴天津参加曹禺国际戏剧节。

上一篇: 京沪五代名嘴汇聚北京 连续4天演绎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

下一篇: 让戏剧成为城市的一种生活方式-第三届城市戏剧节

橙友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