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歌剧《茶花女》首演时无人喝彩 被认为离经叛道

时间:2016.03.18 13:54 | 来源:网络 | 浏览(358) | 评论(0)
歌剧《茶花女》首演时无人喝彩 被认为离经叛道

  今晚,上海歌剧院版《茶花女》即将上演。

  这部由威尔第创作的歌剧自1853年问世以来,成为了全世界最受欢迎的歌剧之一。直至近年,依旧是世界各地上演场次最多的一部歌剧。

  《茶花女》究竟有怎样的魅力?上海音乐学院陶辛教授让您用一篇文章的时间,走进这部神奇之剧。

  首演时竟无人喝彩

  曾经有一位音乐家说过,如果有哪位考古学家重新发现威尔第,一定会感到震惊,因为他会发现三个完全不同的威尔第。这位伟大作曲家的早期、中期与晚期的作品呈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格。如果说威尔第的早期歌剧是剧情片,那中期就变成了文艺心理片,晚期则是看透世事充满嬉笑怒骂的喜剧。《茶花女》就是威尔第式文艺心理片的巅峰之作。

  歌剧《茶花女》的原名为《失足女》改编自小仲马的小说。小说问世后小仲马与朋友将其改编成了话剧,威尔第在巴黎无意中看到了这部话剧,深深为之吸引,决心将其改编成歌剧。

  1853年,歌剧《茶花女》在威尼斯凤凰剧院首演,惨遭失败。观众们无法接受奄奄一息瘦弱得不堪一击的女一号竟由一位37岁且体型肥胖的女演员来扮演。而引发更大质疑的是这部歌剧的题材,一部歌剧居然讲述了一个风尘女子的爱情故事,这在当时是难以想象的。要知道在19世纪,歌剧表现的大都是古典神话或历史传说,现实题材的作品被视为离经叛道。

  面对首演的失败,威尔第只说了一句话:“时间会证明这次的失败究竟是主演的错还是我的错。”他坚持认为,看似“高于生活”的歌剧应该回归生活、贴近生活。

  两年后,《茶花女》 更换女主角再次上演,立即造成轰动。小仲马对其的评价是:“50年以后,也许谁都不记得我的小说《茶花女》了,可是威尔第却使它成为不朽。”

  有人说威尔第的《茶花女》之所以感人,是因为茶花女的故事让威尔第感同身受,令他“触景生情”的是他和第二任妻子斯特雷波尼的爱情。

  斯特雷波尼曾是一位著名的女高音,在演出威尔第的歌剧《纳布科》时,与威尔第相识。在威尔第眼中,斯特雷波尼聪明、漂亮、富有表演才能,只可惜由于用嗓过度,且体弱多病,她出演了《纳布科》的前8场就累病了。斯特雷波尼是威尔第的支持者,经常与威尔第见面、通信,后来成了他的红颜知己。然而她的个人感情生活非常前卫,绯闻不断。得知威尔第与斯特雷波尼恋爱,他的父母家人和朋友一致反对,有好友甚至与威尔第断绝来往。但威尔第不为所动,最终两人正式结婚。

  尽管结局截然相反,但这段爱情故事的诸多元素都与《茶花女》有相似之处,所以曾有人说没有斯特雷波尼,也许就没有威尔第的《茶花女》。

  常演不衰的秘密

  问世100多年来,《茶花女》成了全世界最受观众喜爱的歌剧,直到近几年它依旧是全世界演出次数最多的歌剧之一。

  这部歌剧究竟为什么如此受欢迎?在上海音乐学院陶辛教授看来,《茶花女》可谓是歌剧的入门级作品,可供观众欣赏的层次非常丰富,无论是从浅还是入深,观众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地方。既可以聆听脍炙人口的唱段——《祝酒歌》《啊!梦里情人》等,也能体会引人入胜的爱情主题,更有让人深思的悲剧力量。

  从歌剧制作的角度来说,整部《茶花女》最具挑战的部分在女主角。首先在形象上,要具备像茶花女那般魅力十足的气质;更重要的是在唱功上,女高音必须同时具备花腔、戏剧、抒情等各种音色和音区的驾驭能力。而除此之外,整部歌剧对其他角色并没有十分高的要求,从艺术难度来说,各个层次的剧院都能演出,这也是这部歌剧能够常演不衰的一个原因。

  常演不衰的另一大原因在于它常演常新。多年来,全世界各地的歌剧《茶花女》涌现出许多独特的版本。

  上世纪80年代,电影版歌剧《茶花女》登陆北京,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后不久,这部西洋歌剧的上映曾引起了巨大轰动。这部由歌剧导演佛朗哥·泽菲雷里执导的影片,囊括了多明戈等巨星级演员,在北京连映了一千多场,几乎场场爆满,“茶花女热”在北京持续了将近两年。

  陶辛教授颇为推崇的是2005年在萨尔茨堡音乐节亮相的“至简版”《茶花女》,之所以被称为“至简版”,因为在半月形的舞台上除了沙发和一面巨型钟表,几乎没有任何道具,男主角阿尔弗雷多的父亲成为全剧的一个“死神”意象,见证着男女主角爱情的悲剧。“没有华丽的舞台,没有宏大的制作,恰恰让观众抛开形式上的束缚,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进入人物的内心。”陶辛说。

  陶辛收藏至今的,还有多年前由导演罗伯特·卡森执导、著名指挥大师洛林·马泽尔指挥的一版《茶花女》,演出地点正是《茶花女》的首演地——威尼斯凤凰剧院。在这个版本中,钱是贯穿全剧的一个颇有讽刺意味的意象。从序曲部分,女主角薇奥莉塔坐在沙发上欣喜地接受各个上层人士施予的钱财,到她与男主角阿尔弗雷多分手时天空中飘落的“钱雨”,还有两人绝望时站在由钞票堆叠而成的“枯叶”堆里,这段被金钱“诅咒”的爱情被演绎得别有新意,而定睛一看,舞台上所用的钞票上印着的竟然是威尔第的头像。

  看歌剧还是听歌剧

  曾有人说,在歌剧的世界里,没有什么比演一场《茶花女》更容易了:威尔第的音乐和小仲马的故事都是现成的,总有观众会为了那首脍炙人口的《祝酒歌》买票。然而,再没有什么比演好一场《茶花女》更难了:交际花遇见富家子的爱情悲剧观众太熟了,病床上茶花女的咏叹调观众也太熟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茶花女》每在一地上演都会被一次又一次地改造。

  在此次上海歌剧院版《茶花女》里,故事的背景被设定在了上世纪20年代的上海,场景则被放置在一艘白色“茶花号”国际邮轮的后甲板上。

  “茶花号”从外滩起航,途经越南西贡、摩洛哥卡萨布兰卡最终抵达巴黎。而茶花女薇奥列塔此番则穿上了旗袍,成了邮轮上的一名驻唱歌女,跟着邮轮四处漂泊,并与富家子弟相识相恋。据悉,上海“茶花女”将有泳装扮相登场,而男主角阿尔弗雷多将从泳池里出来,披上浴衣,幸福地唱起求爱的咏叹调。

  这番创意不仅让人联想起去年在北外滩上演的景观歌剧《茶花女》,导演的众多创举一度引发热议。在北外滩客运码头舞台上,整部歌剧破天荒以浦江夜景为“天幕”,舞台贴着黄浦江而建,长达30多米,导演还在台上造出了7个细脚伶仃、高度接近10米的香槟酒杯。

  “在过去,只要演员唱得好、乐队演奏得好,就是很称职的歌剧了。现在观众除了要求好听,还要好看,导演思考的也是如何让观众‘看’得下去。这样一来,歌剧就变得越来越丰富了。当然,人们的鉴赏口味是由环境来塑造的,这也倒逼着歌剧做改变。”对于歌剧在视觉艺术上的求新求变,陶辛是这样理解的。

  然而,歌剧的服装变化即使再大,场景再颠覆,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原作的音乐和唱词是不能被改动的,在歌剧的编创过程中,作曲家永远是绝对的主宰。“所以观众在看歌剧的同时,更不能忽视听歌剧。”

  “歌剧这枚艺术皇冠的明珠一方面承载着过去,是18、19世纪的文化符号,同时它又需要现代化。如果它离当下太远,观众会有距离感,但是如果贴得太近,则容易失去了自身的价值,对观众也就失去了吸引力,这是歌剧的魅力,也是它最奇特之处。”陶辛说。

上一篇: 拒绝饿着文艺 沉浸式音乐剧多舞台呈现

下一篇: 第三届城市戏剧节将开幕 首演《马桶大爆炸》

橙友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