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橙网双十二狂欢盛典
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廉政大戏《大清名相》进京首演,六尺巷题材演绎反腐寸步不让

时间:2016.03.31 14:25 | 来源:网络 | 浏览(1667) | 评论(0)

廉政大戏《大清名相》进京首演,六尺巷题材演绎反腐寸步不让

  2016年3月30日,安徽省安庆市委宣传部主办的“黄梅戏《大清名相》北京演出媒体见面会”上宣布,从六尺巷走出来的反腐主题大戏《大清名相》将于4月9日至4月13日在首都北京演出。


  作为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是该剧全国巡演活动中尤为重要的一站。此前,该剧2015年12月在合肥公演后,已在今年1月起陆续赴海南、深圳等地进行巡演。

  另外,这部以整肃吏治为主要题材的剧作在北京的演出地点为梅兰芳大剧院。梅兰芳大剧院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平安里西大街32号,距离门牌标记为“平安里西大街41号”的一处办公场所仅数百米之隔。

  这一场所便是王岐山担任书记的中央纪委机关所在地。

  六尺巷题材演绎“反腐寸步不让”

  《大清名相》是一部讲述从六尺巷走出来的大清名相张廷玉为整顿吏治、惩治贪腐,在丧子之痛下不惜让出阁揆也要跟朝廷贪墨集团斗争到底的故事。

  在梅兰芳大剧院官网上,《大清名相》的剧情可谓跌宕起伏:“乾隆十三年,张廷玉统领中枢,辅佐皇上整肃贪墨。因其子张若松奉旨晋升,张廷玉忧心忡忡,以父子同在内阁有结党营私之嫌,恳请收回成命。君无戏言,乾隆帝未允之。那时节,官僚利益团伙,视张廷玉为绊脚巨石,一意欲扳倒而后快,巧设陷阱令张若松卷入一桩贿案。五十年不犯错之张廷玉,衰朽之身,跑城退礼;坦荡之心,进宫面圣。然而乱臣贼子,岂肯善罢甘休?兴风作浪,致朝局动荡。张若松蒙受不白之冤,郁郁而终。负丧子之痛,忧社稷之患,张廷玉夙兴夜寐,彻查贪官污吏数十人。其中遮天巨伞者,乃皇室宗亲也。为斩除巨蠹,重振朝纲,张廷玉作出了一生中最为艰难的抉择……”

  “《大清名相》一剧并非是一出世俗意义上的清官戏。”该剧编剧、青年剧作家余青峰、屈曌洁在他们的创作散记中讲述该剧创作主旨时说,该剧“是求索为官之道,试图从哲学的高度探寻一个三朝元老的内心情致:何时该进,何时该退;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什么顶着身家性命也要说;什么该让,什么不让”。

  这与“六尺巷”典故中以“让”为主题的邻里故事颇为不同。“‘让’与‘不让’”是一对辩证关系,该剧主创人员认为,相对而言,“让”并不难,难的反而是“不让”。

  在余青峰看来,从六尺巷走出来的张廷玉,一生历侍康雍乾三朝,不仅为官50年不犯错,还同朝廷的腐败邪恶势力进行了坚决斗争。他可以让出功名、让出官位,甚至让出一个家族的至高荣誉,但在腐败利益集团面前却是寸步不让。相较于邻里之间的“让出三尺”,这样的为官之德、庙堂智慧和家国情怀,更应该通过文艺作品来展现,并给当今世人以启迪。

  王岐山曾低调造访六尺巷与《大清名相》创作背景

  作为民间佳话,六尺巷的知名度一直颇高,但像如今这么大的名气,还是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低调造访之后。这也是《大清名相》创作的一个重要背景。

  六尺巷位于安徽桐城,其得名源于康熙宰辅张英对邻居“让出三尺”的故事。

  清康熙年间,文华殿大学士、礼部尚书张英(1637—1708年)的桐城老家人,与邻居吴家在宅基问题上发生争执,两家各不相让,将官司打到县衙。因双方都是官位显赫、名门望族,县官不敢轻易了断。

  于是,张家人千里传书给在京城的张英求援。收书后,这位当朝宰辅批诗一首寄回老家,便是这首流传至今的打油诗:“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一见回信,张家人豁然开朗,将围墙退让了三尺。吴家见状深受感动,也让出三尺,形成了一个六尺宽的巷子。

  2014年11月14日下午,王岐山曾低调造访六尺巷,使得这条小巷再度声名鹊起,而以其为主题的文艺作品创作也被提上了日程。

  此前,以六尺巷及张英、张廷玉父子为主角的文艺作品已有不少,比如黄梅戏《六尺巷》,这部戏主要讲述的就是六尺巷的典故由来。

  初始时,安庆官方找到余青峰,希望他能在原作基础上进行改编提升。

  余青峰告刚接到这个题目时,他并没有立即“应承”。在他看来,在原作基础上进行改编无非是把故事复述一遍,新意寥寥,“没有一个令人兴奋的切入点,我们慎而又慎”。

  而当余青峰“发现”张廷玉之后,一切便水到渠成了。

  张廷玉(1672—1755年)是六尺巷家书作者张英之子,康雍乾三朝重臣,也是清代唯一配享太庙的汉臣。三朝元老张廷玉曾担任保和殿大学士、吏部尚书、军机大臣、太保等要职,居官50年。

  史载,雍正十一年,张廷玉之子张若霭(《大清名相》剧中更名为张若松),殿试高中一甲第三名。张廷玉身为主考,大为惊诧,请求雍正爷让出儿子的探花,不能委屈了天下寒士。就这样,才华横溢的张若霭活生生“降”到了二甲第五名。

  看到这样的记载,余青峰、屈曌洁的创作灵感喷涌而出:“张廷玉主动让出儿子的功名,比起张英让出三尺宅地,似乎更有意味。”

  但写张廷玉就只能写“让”吗?

  并非如此。很多情况下,“让”固然是一种修养、一种美德,但一味的“让”是否沽名钓誉,遇事均以“让”为先,是否又是胆小怕事、委曲求全呢?

  余青峰认为,让,是一种气度,但同时,也该有个限度。

  于是,在让出功名这一基础上,余青峰进一步发现了张廷玉可以让出官位、甚至是让出配享太庙的家族荣誉,但在与朝廷腐败利益集团斗争这一点上,张廷玉却决绝然寸步不让,哪怕是为此丢掉其珍视超过性命的家族荣誉。

  余青峰表示,“假如说,六尺巷的老故事不敢写,因为我们还站在历史的门外,思绪犹疑;那么,写一个全新的由六尺巷而生发的故事,我们是迫不及待地走进历史,走进张廷玉的心灵世界,走进儒家文化的精神净土。”

  余青峰认为,张廷玉“为了社稷江山、以退为进是一种智慧,是痛苦而艰难的抉择,是浮名如浮云的豁达,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愿”,这一艰难之“让”,背后浸透的是张廷玉这位当朝阁揆的忍辱负重、朝堂智谋和家国情怀。

  在这一灵感激发下,便有了建立在历史考证基础上的,以张廷玉查办盐案、整肃吏治为主线的新“六尺巷”故事。

  《大清名相》开拓了“大黄梅”新天地

  作为一部严肃厚重的作品,《大清名相》需要一个优质的团队来支撑。

  为打造好这部戏,安庆官方一方面请出了堪称豪华的编导和主创团队;另一方面,为后继有人计,该剧还配置了老、中、青三组演员队伍,同时编排,同时演出。

  该剧由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等单位出品,编剧由余青峰及其夫人、国家二级编剧屈曌洁担任,导演由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主任卢昂担当,主角张廷玉(A组)由国家一级演员、安徽省戏剧家协会原主席黄新德出演。

  单从体力来看,主创人员中,更为难得的是饰演张廷玉(A组)的黄新德。

  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黄新德今年已70岁高龄,13岁开始学戏,从艺50余载。他本不属于这部戏出品单位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的工作人员,但有感于该剧的厚重,以及导演和安庆官方的力邀,同时也是出于对出品单位力量较为薄弱的扶助,他不仅不顾高龄参演,还带着四个徒弟,分别在老中青三个组中出演主要角色。

  “《大清名相》这部戏可以算是这个团的翻身仗,我们这样安排也可视作以项目来带队伍吧。”黄新德表示。

  2015年12月在合肥看完该剧演出后,《中国戏剧》杂志主编赓续华在点评时指出,该剧演员分ABC三组,在保证剧作质量的同时给年轻人以机会和舞台,“这个我最高兴”。

  赓续华还指出了黄梅戏艺术创新的重要方向。她认为,这部戏让其觉得黄梅戏也有“大黄梅”了:“不再是男欢女爱、你情我爱的”,也可以是涉及国家命运和民族前途的重大方向性问题。

  就传统而言,黄梅戏大都以家长里短、男欢女爱为主要创作素材,以整肃吏治等为主要题材的剧作十分罕见。

  而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则视《大清名相》为“近几年来新编历史剧的重要成果”。

上一篇: 《瑞蚨祥》获奖后京城首演

下一篇: 航空逐梦者帅过“太阳的后裔” 原创话剧《起飞在即》月底首演

橙友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