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青年,品质生活~

柏林德意志剧院《等待戈多》将登台 演绎荒诞派大师贝克特传世经典

时间:2016.06.27 18:26 | 来源:互联网 | 浏览(1121) | 评论(0)

柏林德意志剧院《等待戈多》将登台 演绎荒诞派大师贝克特传世经典


         7月8日至9日,2016国际戏剧季“柏林戏剧节”版块的最后一部参演剧目——由柏林德意志剧院带来的《等待戈多》将登台国家大剧院,重新演绎荒诞派戏剧大师塞缪尔·贝克特的传世经典,带领首都观众在一方锥形下沉式舞台中等待戈多的到来。


柏林德意志剧院《等待戈多》将登台 演绎荒诞派大师贝克特传世经典


  《等待戈多》——看不到的希望,等待中的等待


  《等待戈多》是由活跃于20世纪的法国现代主义剧作家塞缪尔·贝克特创作的两幕悲喜剧,讲述的是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季米尔两位老流浪汉等待“戈多”的故事。这部作品的法语版原作发表于1952年,次年在巴黎的巴比伦剧院完成了作品的首演,而首演过后褒贬不一的评价却把这部作品推上了风口浪尖,评论家玛利亚·曼内斯直截了当地批评说:“没有比这部戏更糟的了。”甚至有演员演完后说:“我一点儿都不懂这部戏!”但就是这样一部人们眼里“反传统”的晦涩剧作,随着演出场次的增加以及多位戏剧名家的推介,不久便成为了巴黎观众竞相追捧的戏剧“宠儿”,出现了街谈巷议的热闹景象。一时间,人们打招呼的方式甚至都变成了——“你在干吗?”“在等待戈多。”贝克特在谈到自己创作《等待戈多》初衷时曾说:“只有没有情节、没有动作的艺术才算得上是纯正的艺术”,他要开辟“过去艺术家从未勘探过的新天地,”表现一个“什么也没有发生,谁也没有来,谁也没有去”的故事。正是源于这种艺术主张,贝克特创作出了没有剧情发展、没有戏剧冲突,只有乱无头绪的对话和荒诞插曲的《等待戈多》,用凄凉、绝望、丑陋,甚至是令人窒息的气氛在舞台上搭建起人们最为真实的生存环境,去等待那永远不会到来的戈多、那永远难以实现的希望……


柏林德意志剧院《等待戈多》将登台 演绎荒诞派大师贝克特传世经典


  1953年首演之后,《等待戈多》成为了各地戏剧院团争相搬演的剧作——1955年8月,英语版《等待戈多》在伦敦艺术剧院进行首演;1956年,美国版《等待戈多》在迈阿密上演;1957年11月,圣弗朗西斯科市演员工作室完成了该剧作在圣昆丁监狱的首演。而在国内,1991年6月,由当时还在中戏攻读硕士学位的孟京辉执导,同为中戏表演系学生的胡军、郭涛主演的中国版《等待戈多》也在中戏礼堂正式亮相,给国内观众留下了一种源于剧作本身耳目一新、激情亢奋的印象。此后,《等待戈多》不同版本的上演,也让观众在一次次等待中,“刷新”着对等待与被等待者的印象。7月8日-9日,作为国家大剧院2016国际戏剧季“柏林戏剧节”版块的最后一部剧目,柏林德意志剧院将带来以先锋实验性手法重新解读的德语版《等待戈多》,在一方锥形下沉式舞台中,带领首都观众走进一场全新的语言游戏、自我救赎。


柏林德意志剧院《等待戈多》将登台 演绎荒诞派大师贝克特传世经典


  别具一格的舞台设计,看德国老戏骨现场“斗法”


  期待的是,此次柏林德意志剧院带来的《等待戈多》在舞台设计上首次采用了一种别具一格的设计方案。“在演出伊始,聚光灯掠过,舞台中央会露出浅色的一块,在仿佛开天辟地的光柱下,映出锥形下沉舞台中站立的两个身影,然后缓缓消失。”这便是《等待戈多》布景师马克·拉梅尔特设计的舞台杰作。而在这方舞台中,主人公爱斯特拉冈和弗拉季米尔在黑色幕布包围起的有限空间里,不持任何道具地自由演绎着,两人无鞋无帽、无萝卜果腹,更无道具在手,甚至连从坑中爬出的地主波卓和奴仆幸运儿也同样一无所有——没有绳子、没有鞭子、没有箱子、两手空空。几位主演就这样在没有任何道具辅助的情况下,在锥形坑壁上追赶打闹,用最本真的表演状态来证明贝克特笔下那些毫无希望的人们的存在意义,用无休止的争吵与和解让现世变得没那么不堪,令无聊的时间不那么难熬,也让观众在欣赏剧目的同时去用心思考“我们生命中的戈多到底是什么?”


柏林德意志剧院《等待戈多》将登台 演绎荒诞派大师贝克特传世经典


  特殊的舞台设计,柏林德意志剧院此次也选择了两位德国表演界的“老戏骨”——饰演爱斯特拉冈的演员沃夫兰姆·科赫,和饰演弗拉季米尔的演员塞缪尔·芬奇共同出演这部德语版《等待戈多》。其中,有20年表演经验的沃夫兰姆·科赫曾在2011年获得柏林剧场奖,并参演了诸如《小丑之见》等多部电影名作。2014年,科赫还与塞缪尔·芬奇一起凭借在《等待戈多》中的精湛演技共同获得德国戏剧节大奖。7月8日至9日,观众们也将在国家大剧院戏剧场的舞台上,见识到这两位德国老戏骨的现场“斗法”!

上一篇: “柏林戏剧节”佳作《共同基础》登陆国家大剧院

下一篇: 国家大剧院开启“暑期艺术之旅”300场活动让孩子快乐消夏

橙友评论

0